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 08排卵
    在雄性过度的灌注之下所带来的胀痛以及快感随之而来,完全没有察觉到吸收了过量雄精之後所产生的诡异燥热感,全身因动情而开始染上了不自然的潮红,被动燃起的情慾让她逐渐丧失了思考能力,渐渐地分不清究竟是被进入的痛多一点,还是被浇灌的充实感更多一些,她只是依照着本能扭动起下身去磨蹭着对方,似是想要挣脱出对方的箝制,但却又更像是在撒着娇想向雄性讨要更多疼爱,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深陷在对方的掌握之中。
    对於雌性来说,雄性所给予的精液与毒药并没有什麽不同,一旦沾染上就会慢慢深陷其中,等待着她的未来将是无止境的发情与索求,最终只能成为一只日日沉浸在慾海并雌伏於雄性身下而难以自拔的母兽。
    而小家伙,迟早会有主动摇着尾巴求他的那一天。
    他的雌性在这个刻意为之下开始动情了,也就是说,充足的刺激让排卵的机会变得非常高。
    他乐见其成。
    不过片刻,繁殖腔就被雄性的精液给占据了遍,里里外外皆沾染上属於他的气味。覆盖掉雌性诱人的气味之後也比较不容易被其他雄性发现,毕竟这是他看上的雌性,可没打算分享或是让其他兽有机会去染指半分。
    雄性满意的按压上她隆起的腹部,意味着用以孕育幼崽的精液确实的充满了整个繁殖腔内部,长时间浸泡在精液之中的卵相对的也会比较容易怀上属於他的後代。
    「这个奖励,可还喜欢?哦——对了,射在里面可以补充体力跟营养,你可千万别浪费了啊……」所谓的奖励当然是在她的穴里播种,让她傻傻的孕育着肚子里的幼崽而不自知,不过关於这点他并没有打算跟她说实话,不然往後不就没有惊喜可言了不是吗?「要是流出来我可是会惩罚小家伙的——懂?」
    所以这个雄性真的是好心在喂自己吃东西,而不是在欺负自己吗?
    虽然心存质疑,但身体确实在重重浇灌下没有感觉到任何饥饿,甚至还有些撑了,但她实在不明白为什麽从那里头射出来的东西不能直接用嘴巴吃非要用下面的穴喂进去,毕竟对她来说那根堪比雄性前臂那般粗长的阴茎每次都插得很深很重让她始终难以适应。
    谁叫这个雄性实在是太坏了,刚开始见面就二话不说的用那狰狞巨物折腾她,明明已经求他慢点了却还故意插得更快更用力,囊袋里头的两颗睾丸还会因此而大幅度甩动着,啪啪啪的重重撞击在她柔嫩的牝户和屁股上头,导致现在下身没有一处是舒坦的。
    外面疼,里面更疼。
    虽然现在好像已经没那麽痛了,但仍然称不上喜欢……
    「懂、懂了……但是不能……换、换用嘴巴吃吗?」她微微点了点头後怯生生的开了口,目光不敢与他有所交会。「……下面很疼。」
    虽然她觉得就算用嘴巴吃也会是一场酷刑,光看茎头的尺寸就已经不可能纳入口腔了,更别说要将雄性的巨物全数容纳根本就不可能办到,但如果只是把精液舔出来理论来说应该不难……吧?
    看出雌性心有抗拒,他皱起眉头强压下心头涌起的不悦,随即眉间一松嘴角噙着一抹坏笑,似是想到了能好好整治雌性的方法,「可以,当然可以——」忽地将雌性抱起离了草地,为了不让她有多余时间去思考自己是否别有用心,霎时直接松了手让她主动环住自己那蕴藏力量的腰,逼得她不得不将全身的重量往那唯一的支点上压去——
    「唔!?」一直无法让雌性整根含下的肉茎猝不及防的没入牝穴深处,茎头狠狠的往深处的软肉撞去,突如其来的深入让本就被肏到手脚发软的她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抓紧对方,而他仅是只手揽住了雌性後背让她不至於往後倒,凭藉着阴茎里头的阴茎骨让他可以长时间交配还维持挺翘,甚至是让她双脚腾空也能稳稳的支撑着对方的全部重量。
    顶到软肉的刺激让她身体始终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动弹不得的雌性只能乖顺的用牝穴紧含住那仅存的支点,深怕一不小心便会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