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研是被疼醒的。
    她的双手被分开,用手铐铐在壹张大床的床头上,整个呈“y”字形躺在床上。床虽然十分柔软,但是那冰冷的手铐却刺激着她娇嫩的皮肤,勒出壹道道血痕。
    隐约间,她看到昏暗的光线下,壹个身材高挑的、穿着深色衣服的男人,似乎正在凝视着她。
    这是怎麽回事?我被绑架了?
    苏小研的大脑还不太清醒。
    苏小研试着张了张嘴,干裂的嗓子中发出了低哑的声音:“水……”
    仅仅这壹个字,却仿佛用尽了苏晓研全身的力气。
    男人看着苏晓研红彤彤的脸,挑了挑眉:“你就那麽想让我上你吗?”
    苏小研的意识依旧十分模糊:“有水吗……”
    “你真的想要水?”男人的嘴角露出淡淡的不屑,“你这勾引我的方式可真是有趣。”
    什麽?
    苏小研这回听清了。
    勾引,他?
    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苏小研可对勾引绑架犯没什麽兴趣。
    要不是现在苏小研受制於他,依照苏小研的暴脾气,肯定要上去指着他的头痛骂壹番。
    男人倒是意外的好说话。他不知道从那里倒了杯水,用杯子的边沿抵住苏小研的嘴唇,毫不怜惜地直接把水灌进苏小研的嘴里。
    动作壹点也不客气。
    部分水顺着杯子边沿流到了苏小研嘴里,可更多的水则流到了苏小研的鼻腔、脖子和胸口上。点点湿痕印在苏小研轻薄的衣服上,隐隐透出了苏小研的粉红色的内衣。
    “咳咳咳!”苏小研毫不意外的被呛到了,此时,她根本无心思考什麽走光之类的问题,内心充满了愤怒与不甘。
    这个男人绝对脑子有问题!
    男人目光在苏小研的脸蛋和胸口上梭巡片刻,略带嘲弄的说道:“呵,就这样的程度吗?苏小姐,就凭如此,也妄想和我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