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顾道长生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围炉夜话(1)
    “晚上好,年轻人!”
    角落中的阴影一阵波动,就像荡起了一层层的水纹,跟着走出一个白种老人,满脸的络腮胡子,正是白天碰到的那位。
    他操着一口纯正的高卢语,先跟顾玙打了个招呼,又对安德莉娅笑道:“你也好啊,美丽的小姑娘。”
    “您好,法师阁下!”
    安德莉娅竟也能说一口流利的高卢语,还跟人家摆摆手。
    “不好意思,能不能考虑一下这边?”顾玙无奈道。
    “呵呵……”
    大胡子笑了笑,变出一根法杖,口念咒语,冲着他点去。
    嗯?
    顾玙感受到一种没有危害性的奇异波动袭来,念头略转,没有动作。而随着那法杖一点,效果顿生,立时觉得自己跟对方多了一种微妙的联系。
    “我要先说句抱歉,没错,我确实在跟着你,而你也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惊喜。”
    哟!
    老顾来兴趣了,对方讲的还是高卢语,自己却能听懂意思,好像语言自动转换一样,不禁问:“这是什么法术?”
    “一点沟通的小技巧,不值一提。”x
    老头摸了摸胡子,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埃内斯马克西米莱昂。”
    他吐出一长串名字,老顾当然没听过,安德莉娅却面露惊奇,激动道:“天啊,您就是埃内斯大师?我简直不敢相信,哦,我叫安德莉娅,隶属威卡教的巫师集团。”
    “威卡教?嗯,还算不错。”
    老头客套的点点头,明显没把她放在眼里,又道:“年轻人,实不相瞒,我今晚有一个私人聚会,本在考虑是否邀请你……不过看了刚才的战斗,呵呵,你合格了。”
    嘁!
    顾玙暗自撇嘴,这种居高临下的施舍感太过滑稽。他现在无限接近于人仙,气息收放自如,若非同等境界,根本看不出自己的底细。
    他有意藏拙,也想打探打探,便道:“我能问问是什么性质的聚会么?”
    “你放心,就我们几个老家伙而已,单纯的学术交流。”
    “哦,那好啊,恭敬不如从命。”
    他见安德莉娅在旁跃跃欲试,笑道:“我跟这位小姐是朋友,既然碰到了,能不能一起过去?”
    “呵呵,也罢,你们一起来吧。”埃内斯瞧了小姑娘一眼,算给了他一个情面。
    于是乎,老头当先领路,三人离开巷子,又走了一小程,停在了一处街角。他拿着法杖,敲了三下路灯杆,念了一串古怪词组。
    不多时,就听“哒哒哒”的马蹄声响,一辆十分复古的中世纪马车从黑夜中跑了出来。拉车的是两匹黑马,高大健壮,线条极美,眼睛却死板呆滞,不似活物。
    “魔法傀儡,请上车。”
    埃内斯简单解释了一句,三人上车,马蹄哒哒哒的再度响起,直奔郊外的一座村庄。
    顾玙从酒店出来,不过两个小时,就见识到了许多陌生的神秘力量。他愈发好奇,西方世界比东方更杂、更散、派系更多,但总的传承体系,貌似比夏国完整一些。
    由于有一段路程要走,三人随便闲聊,他也摸清了二人的大概身份。
    先说安德莉娅。
    威卡教创立于三百年前,以古天竺的“气”,以及原始巫术为基础,产生了独特的修行方法,来扩展肉身和意识境界。
    它在山姆国比较流行,是官方认证的合法教派。组织结构是,最高领袖为女祭师,然后是高级、三级、二级、一级巫师。
    达到高级巫师的程度,就可以独立出去,创建自己的巫师组织。这个组织的专属名词叫,通俗翻译,就叫集团。
    威卡教的教义是很积极的,以欢快、尊敬、荣誉、谦卑、力量、美、权力和热忱这八个美德为核心,只要不伤害别人,尽尔所欲。
    所以他们也很包容,比如,非常支持同性(防和谐)恋。
    安德莉娅隶属的巫师集团,叫黎明湖畔,有13个人,领袖是位高级女巫。她就是被其派遣,来伯恩探听消息,顺便发展信众。
    至于巫毒教,又称伏都教,源于西非,是糅合祖先崇拜、万物有灵、通灵术等等的原始宗教,跟萨满教类似。
    16世纪的时候,大量的非洲黑奴被贩卖到海地,也把原始宗教带了过去,后来在海地扎根、变异,形成了现在的巫毒教。
    他们最著名的便是还魂尸,是指一种处于生死临界状态的活死人。那个侏儒就是其中一员,正在美洲跟威卡教争斗。
    然后是埃内斯。
    这老头貌似和蔼,实则精的跟猴儿一样。他吐露的很少,只知是高卢一个魔法协会的领袖之一,地位颇高,在本次会议中负责安保工作。
    而今晚的聚会,也是他们几个朋友组织的,人不多,就四个老家伙。
    …………
    “哒哒哒!”
    马车走了半小时左右,拐进了一座小村庄,停在了一栋木屋前。三人下车,埃内斯拍了拍马头,傀儡调转方向,又很有节奏的消失在黑夜中。
    “它不会走丢了吧?”安德莉娅道。
    “呵呵,年轻人,你知道为什么要把地点选在波恩么?就因为这里住着一个老家伙,他在城里设置了很多魔法点,作用是你想象不到的……走吧,我带你们去见见他。”
    说着,埃内斯用法杖敲了敲门,吱呀一声,门自己敞开。
    顾玙进屋一瞧,里面布置朴素,东西繁多,很像一百年多前欧洲流行的那种沙龙聚会,靠着暖烘烘的壁炉,还有几张柔软的躺椅。
    二男一女已经坐在了椅子上,年纪都很大,隐隐以左面的白胡子老人为首。他腿上盖着毛毯,招呼道:“埃内斯,你迟到了!”
    “抱歉,我只是去接两个小朋友。”
    埃内斯脱掉外套,给双方介绍,道:“这位是艾哈德,这位是玛丽安,这位是科恩。”
    “……”